設計區域:一層餐廳

項目所在地:深圳市

項目總面積:350平方米

項目總造價:150萬元    

設計說明:

    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,這是一次源自中國傳統鄉土土木工法的造屋行動,讓匠人、讓結構、讓空間自己說話。營造出來的視覺狀態,其實便是這次營造行動留給這個空間的痕跡。屋漏有痕,故曰“屋漏痕,漏出中國本土鄉土建筑營造之痕”。

    中國鄉土土木的出榫結構與竹板自然的堆疊,以及堆疊中各種榫形成的自然狀態,形成整個空間復雜的有機形態。創作過程更像一次鄉土土木行動,尊重每一個人的存在、每一個人的智慧。每個參與到其中的人都盡了一分力量,從圖紙的形成到創造過程的監控,再到對工人的啟發式執行,都是在一種遵循誠意的狀態下進行的。每個工人都需要有飽滿的熱情和堅韌的狀態,參與到其中的創作,所以此案中每個人都是藝術家。這樣的創作初衷,也是基于中國傳統鄉土土木的建造過程,遵循匠人精神這一永恒法則,并把它引入當下的現代空間體系。所以,匠人匠作是這個空間的根本誠意。

    所有視覺體系都來源于傳統鄉土建筑,頂部復雜的竹板出榫結構體系、墻上仿佛信手拈來只能用于窺視的小漏窗、漏窗的極限尺寸把握,以及竹板和紅磚塊的不經意搭配,自在生成,妙到自然,有其赤裸裸的情感本真。面對玻璃門上的門閂式結構、墻上偶然留下火燒過的痕跡,以及透過層層堆疊的榫卯結構板所灑下來的豐富自然的光的肌理,在鄉土生活過或到過鄉土的人,會直接感覺到這撲面而來的情感,似故鄉的里弄巷道,仿佛在故鄉的鄉土建筑單體外面,永遠不知小小的漏窗里邊到底發生了什么。十字竹板立柱,也是通過出榫的狀態連接,形成有機自然的視覺形態,質樸、大巧不工、稚拙天真。

    回想整個空間的創作狀態,始終在努力地去回避設計手法的存在,盡量忽略藝術家“人”的存在,讓空間自己呈現出一種真誠的狀態和本真。包括所有出榫、所有漏窗、所有燒痕,“天空沒有留下痕跡,但飛鳥卻已掠過”,空間自己會說話。營造行動之后,“屋”會漏出自己所應有的狀態和痕跡,無論光影、無論時間、無論情感。屋“漏”總會有痕,“漏”便是這次造屋行動的過程,“痕”是最后所呈現的視覺形態。結束吧!故曰“屋漏痕”。